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佛教动态

警惕索达吉堪布公开宣扬美化达赖喇嘛

时间:2016-09-01  来源:  作者:噶玛贡嘎

原标题:我为什么反对索达吉堪布公开宣传Dalai?

作者:噶玛贡嘎

 

我在七月初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索达吉堪布的另一副面孔》。(一些微信平台有转载可找到),文中提到索达吉堪布在给汉人与百万汉族菩提学会会员的讲课光碟与网络视频以及书籍中,多次宣传吹捧Dalai,俨然在汉族弟子中将其塑造为正义、智慧与佛菩萨在人间的化身。

 

而这两天,我看到凤凰新闻刊登的国家宗教局长的文章,其中的几点内容很有必要,其中一点便强调了要警惕Dalai集团利用宗教进行民族分裂活动,扰乱藏传佛教正常秩序。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上个月写的文章。

 

当时《面孔》这篇文章发出后引起了文章主人公粉丝的强烈抵制与恶意讥讽,这让我有些意外。也恰恰让我明白了这篇文章的必要性与及时性,趁今天时间空闲我想说一说为什么我反对索达吉堪布公开的、面对汉族弟子的、听众众多的课堂上吹捧与美化Dalai。

 

索达吉堪布在讲课中多次涉及到与Dalai有关的内容,每次出现势必要美化与推崇Dalai,直接赞叹其慈悲,与智慧等种种优良品质。我没有时间一一全部的找出来,各位可以自己在其讲课视频与菩提学会书籍中找到,基本上每个系列讲课都有数条。

 

有的索达吉堪布的粉丝就说了,你怎么能证明这个观音上师就是Dalai呢?很容易。首先,十四世Dalai因为众所周知的问题,在内地一些人不会直接称呼其名字,而是隐晦地称其为观音上师,因Dalai在习俗中认为是观音的化身,而喇嘛就是上师的意思,合起来便是观音上师。这是一个圈子内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第二,有人可能还会说,反正没有证据证明观音上师就是Dalai,你也无可奈何。其实也很简单,索达吉堪布多次宣传Dalai的时候举出了很多案例,甚至包括了其与美国官员的具体讲话内容。人物地点环境都摆在那,对照时间表查一查就一目了然了。

 

我看到一些堪布索达吉的粉丝心里明明很清楚,却还在问观音上师是谁?和Dalai没有关系?——真的非常虚伪。

 

也有索达吉堪布的粉丝说博主是在用政治手段打压索达吉堪布。首先我和索某没有个人的过节,没有必要刻意去打压他。其次利用政治打压的说法本身就是非常可笑的。难道扯上佛教就可以是非不分了吗?

 

作为中国公民,哪怕没有做到爱国的义务,也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作为宗教人士,不管被弟子传言是什么菩萨的化身,都要遵纪守法,遵守地区的相关宗教条例。作为有影响力的传教人士,更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因为他影响的不止是几个人,而是千千万万人的思想。Dalai集团在国际上,与在境内所做的很多行径,基本国人都有所了解。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索达吉堪布的粉丝在说拿政治压人的时候,潜台词就已经在为Dalai开脱了。似乎Dalai是一个无辜被政治迫害的人物,而所有遵法爱国反对宣传Dalai的人,都是参与这场政治迫害的同伙。这实际上是把是非善恶问题给偷梁换柱了。这也恰恰说明了撰文的必要性。其实一些本来进入藏传单纯为学习佛法的人,已经偏离初心,很多方面已经被潜移默化地影响了。

 

还有一些粉丝说,嗯,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我们上师只谈到了Dalai关于佛教的内容。或者只谈到了其是如何如何的智慧与慈悲。并没有直接说到分裂或者藏独啊?听到这种问题我也只能一脸问号了?难道这还不够吗??难道非得让你们的上师直接摇旗呐喊才可以吗?不断宣传智慧、慈悲等诸多优良品质。难道还不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其他方面么?

 

对一部分人来说,Dalai已经不单纯是一个人的形象,而是一个符号,象征着一批人所谓的历史,追求,渴望,与另一个世界。就如同某些“公知”一样,有着所谓的向往。

 

但是,我自己一直也认为,因为历史与习俗的原因,作为藏地宗教人士,自己私下信仰一些人,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从来也不会为此说些什么。而索达吉堪布作为一个汉人的大上师,有众多的汉族弟子,经常对弟子们多次宣传Dalai,美化Dalai,对其的推崇溢于言表。我是真的不能理解。

 

索达吉堪布在藏区的几千名常驻汉人弟子没有一个不知道观音上师是谁的,而他在内地的弟子很多人也非常清楚。对所谓的观音上师普遍升起了很大信心。而一部分网络上的远方弟子并不知道自己上师讲课中观音上师指的是谁,虽然依然懵懵懂懂,却同样对这位观音上师升起了极大的信心。

 

实际上,在藏区,有一些寺院对Dalai喇嘛也并不是特别推崇。因为习俗和历史的原因,谨保持着基本的尊敬,很多寺院也并没有挂Dalai照片的习俗。索达吉堪布作为一个宁玛派的喇嘛,却经常宣传这位观音上师,甚至比自宗的一些祖师出现的频率还高。并对Dalai在国外的动态新闻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一点我也不是非常能够理解的。这里没有说他有什么政治目的,但其个人的信仰和对Dalai背后所代表价值的追求可见一班。这里真诚得希望堪布大人把自己的这份小确幸收留起来,不要传播给广大的内地信众。

 

Dalai常见的各种问题在这里不想多说了。我觉得一位宗教学术人士对Dalai和罗马天主教宗对比的观点很有道理,分析的角度也有特点,在这里分享一下。

 

“苏联入侵波兰时玷污了不少修女,有些修女怀孕了,希望可以堕胎,媒体也帮忙呼吁渲染,教宗说什么就是不同意,坚持孩子无罪不许堕胎,修女们只能还俗养孩子。西方社会很多人特别是新教徒不喜欢官僚化的天主教教廷,但对于教宗本人的坚持不妥协,很多人很赞赏。反观藏传佛教的Dalai喇嘛,当媒体请教他一些伦理问题时,他说你只要凭你的良心处事。这个回答虽然巧妙,但失去了宗教领袖的坚定立场。很多好莱坞的明星因此可以一边作恶享乐,一边信藏传佛教。西方有重大问题时,民众也希望听到教宗的声音,因为他代表了一种保守的不妥协立场,因此他的威望大大超过立场模糊的机会主义者Dalai喇嘛。这段话是马克思主义者齐泽克说的。”

 

值得思考。

 

附:索达吉堪布盛赞观音上师的一些例证

 

1. 观音上师(Dalai喇嘛)讲经时说,藏地一个喇嘛讲法时提到人身难得,有个汉族人马上站起来反驳:“人身一点都不难得,我们汉地的人特别多!”其实汉地的这种人身,不一定是具有十八种暇满的人身宝。——《入行论讲记8》

 

2. 以前观音上师(Dalai喇嘛)说过,他跟美国一位官员的友谊应该是永恒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关心的是同一件事,在此基础上建立的朋友关系会长久。而世间上有些朋友是互相利用的,对自己有用的人才交往,至于毫无帮助的人,他是连笑一下都吝于付出的。——《入行论讲记8》

 

3. 以前我们去印度时,观音上师(Dalai喇嘛)就专门传了这个法门。巴摩派的法非常殊胜,到目前为止在藏地一直很兴盛。——《前行广释八十七课》

 

4. 当今社会中,懂得佛法的真理很重要。观音上师(Dalai喇嘛)在台湾开示时说:“我经常灌‘时轮金刚’的顶,就是为了召集人们宣说佛法。因为佛法是万法的真理,有智慧的人不可能不接受。而没有智慧的人将其抛之脑后,这一点我也没办法,佛陀时代这种现象也比比皆是。”因此,大家应该多闻思佛法,并将所学的知识运用起来,以此对治自己的烦恼,尽量发愿前往寂静山林修行。——《入行论广解7》

 

5. 印度的观音上师(Dalai喇嘛)在一段开示中曾说:“自杀,仅仅是把巨大痛苦带到下一世去承受而已,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佛陀在三乘戒中都明确遮止过自杀。所以我们遇到再大的痛苦,也应当勇敢去面对,逃避无法解决问题。”这段话的意义十分深远,我们佛教徒应以这种精神来对待自己、帮助别人。——《入行论讲记4》

 

6. 以前观音上师(Dalai喇嘛)曾说:“我最初闻思小乘论典时,内心发愿自己要得一个寂灭的安乐果。后来听闻到《入行论》,醒悟到自己一定要去度化众生。产生了这种心态后,我才有勇气去接触众生,有力量去面对各种事情。”——《入行论讲记5》

 

7. 我前段时间也讲过堪布贡噶旺秋,他在监狱里关了二十多年,这期间所受的虐待是无法想象的。后来他被释放后,历经千辛万苦去了印度。在那里,他每天给僧众们讲经说法,培养了无数优秀的僧侣,得到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极大赞叹。观音上师(Dalai喇嘛)在接见他时问:“你在监狱里受折磨时,心中最害怕的是什么?”“我最怕的,就是对那些加害的人失去慈悲心……”——《入行论讲记5》

 

8. 观音上师(Dalai喇嘛)在西方国家说过:“我们皈依三宝中,法宝是最重要的,因为僧宝和佛宝皆依法宝而来。”——《入行论讲记6》

 

9. 以前有西方记者问观音上师(Dalai喇嘛):“您对世间人的成家和感情怎么看待?”慈悲的上师开示道:“对于这些问题,我并没有不同的观点,但需要提醒的是,双方一定要互相观察。现在全世界的离婚率特别高,草率结婚又轻易离婚,致使孩子像孤儿一样非常可怜,这都是没有观察而引起的。”——《正法菩提》

 

10. 以前观音上师(Dalai喇嘛)去一些国家弘法时,有位博士提出一个问题:“你们佛教中为什么对上师如此恭敬呢?”当时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回答一针见血又浅显易懂,他说:“学生对老师特别恭敬的话,就会得到老师的智慧,假如把老师看作是一般的学生,那在老师面前根本得不到任何知识……当然,对这个道理,有些人不懂,信心还没有成熟,而有些人虽然懂,但信心已经过期了——过期的信心是不能用的,不然可能会拉肚子!”——《事师五十颂》

 

11. 印度的观音上师(Dalai喇嘛)就经常修手表。法王如意宝也是这样,据说学院还没有建立前上师老人家也经常修理收音机,很多老乡的收音机坏了都去找上师。既然高僧大德们都这样示现,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全部抛弃世间的知识。——《中论讲记(下)》

 

12. 有一本叫《佛教与科学》的书,它是法国的马修·李卡德与一位著名的美国天体物理学家探讨宇宙及人生奥秘的对话,这本书以佛教的观点把心识的问题讲得非常清楚。这位马修·李卡德先生是分子生物学博士,后来在顶果钦哲仁波切面前出家,出家后一直在尼泊尔、印度、不丹、锡金等地求学。他还通达藏语,是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法语翻译。——《中论讲记(下)》

 

13. 在《佛教与科学》中,马修·李卡德引用了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一段话来证明前世后世存在。——《中论讲记(下)》

 

14. 以前外国记者在采访观音上师(Dalai喇嘛)时,问道:“您一辈子中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观音上师(Dalai喇嘛)说:“曾经有个人请我超度他,我当时就开玩笑说:‘你死了以后,我给你超度。’没有想到,随便这么说一句,他马上自杀了。我特别特别后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办法,只好尽力地超度他。”——《入行论讲记4》

 

15. 我看到国外的观音上师(Dalai喇嘛),经常拿一些钟表自己修,有些人采访他时,他说:“我非常欢喜琢磨这些,但有时候弄不好,就把它搞坏了。”然后边笑边说一些自己的经历。依靠他的这种智慧与摄受,后来许许多多的人皈入了佛门。——《入行论讲记4》

 

16. 其实本论的加持不可思议,不要说是我们,就连法王如意宝、观音上师(Dalai喇嘛)等高僧大德,从传记中也可以看出,他们虽然多生累劫串习大乘佛法,但在显现上,也是从小闻思了本论之后,心的相续才有所改变。所以,大家现在遇到了这么好的大乘佛法,一定要好好珍惜!——《入行论讲记5》

 

17. 国外的观音上师(Dalai喇嘛)常说:“科学家为人类的物质生活带来了许多便利,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真正要观察的时候,他们的智慧不及释迦牟尼佛的百分之一。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知道心的奥秘,也不知道前后世的因果循环及其甚深内涵,只是依靠仪器来研究表面现象,根源不可能找得到。”——《入行论讲记5》

 

18. 实际上,真正的大成就者不太宣扬这些,如观音上师(Dalai喇嘛)、噶玛巴、法王如意宝,根本不承认自己是谁的化身。法王如意宝曾谦虚地说:“有些授记中说我是列绕朗巴的化身,但我认为肯定不是,只不过是得到一些列绕朗巴的加持而已。”还有国外的观音上师(Dalai喇嘛),也从来不说自己是第几世、有多么了不起的成就,他老人家在许多场合中,都说自己是藏传佛教的一名普通僧人,只不过对释迦牟尼佛有不共的信心。——《闲谈问答录》

 

19. 其法主也是像顶果钦哲仁波切、观音上师(Dalai喇嘛)等非常重要的一些世界级的大师们,所以这个法对修行人遣除违缘方面有特别殊胜的缘起,法王要求学院“大修”。——《莫舍己道,勿扰他心》

 

20. 以前观世音上师(Dalai喇嘛)在海外讲《心经》时,认为这段话阐释了基无相、道空性、果无愿三解脱门。——《心经讲记》

 

21. 我以前读过海外观音上师(Dalai喇嘛)著的《抉择未来》这部书,书中说:所谓的我肯定是虚妄的,如果不是虚妄则应该有实质性,但实质性并不成立。——《中论讲记·观本住品》

 

22. 上师如意宝的教言和海外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开示如出一辙。观音上师(Dalai喇嘛)在印度的一次大法会上说:“今天开法会的人很多,来自各个国家,也有很多难民。你们回去以后,如果有人问:今天主持法会的上师到底说了什么话?你们就说:上师说佛教的见解是无我,行为是无害。”大家应当结合上师如意宝及观音上师(Dalai喇嘛)的教言细细体会。——《中论讲记·观有无品》

 

23. 昨天有个人对我说:“某某上师是魔,这是观音上师(Dalai喇嘛)亲自认定的。”我就回答他:“这绝不是观音上师(Dalai喇嘛)说的话,真正的高僧大德从来不会随便说别人是魔,妄评这个人如何如何,所以我不清楚,你应该自己去观察,可能是你对他有意见吧。”——《智悲清流》及《净土教言讲记》

 

24. 在国外,有很多人就是依靠观音上师(Dalai喇嘛)等高僧大德的行为、微笑生起信心的。出家人应该注意自己的行为,穿衣服不要太破烂,在方方面面表现佛教的慈悲与智慧,这才是真正佛教徒的行为。——《定解宝灯论释(下)》

 

25. 原西藏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的索朗顿珠活佛说:以前法尊法师曾将《大毗婆沙论》译成藏文,当时翻译的样本交给了观音上师(Dalai喇嘛),后来拿到国外去的时候,这个样本丢失了。所以藏文版本现在是没有的。实际上,这部论典是五百位阿罗汉共同造的,其中对《俱舍》,尤其名言方面讲得非常细致。现在汉文的《大藏经》里面有,有些堪布劝我,说:你一定要翻译《大毗婆沙论》,这个翻译成藏文的话,贡献非常大。但是我看了看,这个特别广,要翻译的话,六七年不吃不喝可能也有点困难。所以,即生当中肯定是不现实的事情。——《三戒要解(上)》

 

另附:

中国社科院教授公开指出:索达吉是达赖集团重点支助对象!

中国社科院习五一教授在一篇公开的博文《习五一:警惕达赖喇嘛的阴影向北京大学校园渗透》中提到:索达吉是达赖集团重点支助人!

此文在网上也已被广泛转载,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一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6f0270102w55m.html

 习五一

 

习五一

 

 

相关文章:穿着僧衣的大邪师--14世达赖喇嘛

 

14世达赖喇嘛参拜日本靖国神社

14世达赖喇嘛

 

14世达赖喇嘛  与 热比娅 (与新疆骚乱有关)

(大家有见过僧人公然搂着一个女人吗?)

14世达赖喇嘛

 

14世达赖喇嘛 与 麻原彰晃 (制造东京地铁毒气案)

达赖喇嘛

 

达赖称佛经宇宙论可被推翻

【美國報導】達賴喇嘛前天(十二日)在華盛頓「神經科學協會」的年會中作開幕演說。他說,古代佛經上的一些宇宙論,如在科學實驗證明不實的情況下,應被推翻。

從小就愛拆錶、裝錶的達賴喇嘛說,由於他的好奇心,他一直對科學有濃厚興趣。他很喜歡機械,而他從小就對天上的星星極為好奇,也從天文望遠鏡發現月球並非本身發光。

達賴喇嘛說,佛教與科學一樣,都持存疑的態度,都在探究真理。佛教徒與科學家都應有完全開放、不預設立場的態度從事探究的工作。因此在經實驗證明的現代宇宙論,應可取代古代佛經上的宇宙論。

 

达赖喇嘛公然说:佛法互相矛盾

達賴喇嘛於《揭開心智的奧秘》一書中所說:“根據一般大乘佛教的觀念,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轉法輪──傳統上,佛陀對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傳統上稱為三轉法輪。嚴格地說,這三次轉法輪所開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內容不相符合。”

评:虽然佛的开示中,有时说空,有时说有,有时说无常,有时说常!但从来没有哪一位佛教祖师敢说佛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更不会说内容不符合,因为这根本就是佛在应机说教,只是你达赖不懂,何来矛盾之说。

 

达赖喇嘛:我特别喜欢吃中国烹调味道的猪肉

《《記者:在南方藏人居民點,市場上幾乎看不到賣豬肉,藏人說他們不吃豬肉,因為你的生肖是豬。你對此怎麼看?

達賴喇嘛:哎喲,如果他們真的這樣,他們就是愚昧或盲從。我達賴喇嘛自己都喜歡吃豬肉,對這個沒有限制。我特別喜歡吃中國烹調味道的豬肉,最好的是四川菜。在我去台灣訪問時,曾說過喜歡吃辣椒牛肉,記者把我這個話報道了出去。台灣邀請我的一個寺廟住持看到報導後給我發來傳真說,「你最好不要提辣椒牛肉」。(笑)一般來說,藏人,尤其是年輕喇嘛避免吃魚、雞、豬肉和雞蛋。

記者:但是你全吃?

達賴喇嘛:是的。》》

(摘自「抵抗撒旦的和平偶像——達蘭薩拉採訪達賴喇嘛」 一文, 作者:曹長青)

 

达赖喇嘛:如果科学证明佛学观点错误,那就放弃佛学观点

达赖喇嘛:

在个人探索科学的过程中,我认为,我是把脖子伸出去了。我之所以有信心在科学界探索,乃因为我有个基本信念:科学和佛学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均是以严谨的验证来追求现实的本质。如果科学分析很明确的指出某些佛学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就应该接受科学发现的事实,放弃这些观点。

……

随著对科学的认识慢慢加深,我逐渐了解,科学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还是只在物质世界打转而已。当然,传统的佛学在这方面和科学相比,不管是理论或诠释,都是非常粗浅的。但是,在此同时,就算是科学发展最进步的先进国家,人民仍持续经历到各种苦难,尤其是在情绪和心理层面。科学所能带给我们的最大好处,是有助于缓和人类在物质上或肉体上的苦难;至于精神上的苦难,则只能靠对人心品质的提升与态度的转化,才能处理与克服。换句话说,要追求根本的喜悦,增进人的基本价值是绝对必要的。因此,从人性本善的角度来看,科学与灵性(spirituality)并非毫不相干,两者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们需要这两样东西,来缓和生理与心理的苦难。”

 

14世达赖喇嘛 与 麻原彰晃

“使日本香巴拉化,是使世界香巴拉化的第一步。参加这一行动的人,将积大德而入天堂。”

——麻原彰晃(Shoko Asahara)

1955年麻原彰晃出生于一个多子的日本家庭,他的双眼几乎失明,所以他上的是盲人学校。他想上东京大学未成,就潜心研究亚洲医学和瑜珈术。1978年他结婚,后共有六个孩子。1984年他组织了第一个宗教团体。1986年麻原彰晃来到印度,他延着喜马拉雅山南麓询访佛教寺院。在此他找到了他所追求的:“我尝试过许多宗教修练法,道教,瑜珈,佛教,把它们揉合进我的修练法中去。我的目的就是精神上的大澈大悟。后来我只遵守佛教的法则,在喜马拉雅山的神圣环境中,我大澈大悟了。”

回到日本后麻原彰晃将他的修练小组改名叫“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此时麻原彰晃的世界观后是大乘佛教的“慈悲为怀”:“我不能忍受自己在极乐的大澈大悟中,而别人仍在苦海之中。我想牺牲自己,拯救生灵,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要想佛祖释迦摩尼那样。”

但麻原彰晃的心中始终念挂着喜马拉雅。1987年2月,他来到印度见到了十四世达赖。此二人很可能在1984年就曾会面,当时达赖受日本Agon-Shu宗教组织的邀请来到东京,麻原那时还是此宗教组织的成员。

据称十四世达赖在此会见上对麻原说:“亲爱的朋友,日本的佛教已经颓废了,如果这样下去,佛教就会在日本消失。你要在你的故乡传播真正的佛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你明白佛的心意。你去做这个工作,我很高兴,因为这样你也帮助了我的工作。”然后达赖还用圣水祝福麻原。两者建立了师徒关系。(麻原的说法现在自然不再被达赖所承认)

事实上两者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此后他们还会过五次面。就在毒气事件刚发生以后,达赖还在一次对记者谈话中称麻原为“一个朋友,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后来又发现了达赖给奥姆真理教的感谢信,

1989年,麻原赠给达赖的组织十万美金,达赖则给麻原发了所谓证书,麻原以此证书在日本政府得到了对奥姆真理教作为正式宗教的承认。

在麻原给达赖的回信(1989年2月8日)上有:“我的愿望就是西藏能尽快地回到藏人的手上,我将尽可能地提供任何帮助。”

在1995年2月24日麻原给达赖的信上:“我想报告给尊敬的上师:我肯定Gyokko(麻原的儿子)就是班禅喇嘛的转世。”

作为证据麻原列举了很多相同点和征兆:和班禅喇嘛一样,Gyokko一个耳朵聋;Gyokko之母怀孕时,梦见一个男孩坐在莲花上从雪山飞来,一个声音说:“班禅喇嘛,西藏佛教快完了,我来拯救它!”

其他喇嘛教的高层人物也和奥姆真理教过从频繁,如宁玛巴的Khamtrul Rinpoche和噶举吧的 Kalu Rinpoche就曾多次与麻原碰头,Khamtrul Rinpoche还曾组织达赖与奥姆真理教的Hideo Ishii一起商谈。

 

南怀瑾老师指出:达赖说佛法是无神论,那真是可笑!

以下内容摘自 《唯识与中观》 -- 南怀瑾老师讲述

    一切生命的来源,既非主宰---并不是有个上帝、有个神我在那里操纵;也非自然--也不是物理自然来的。一切都是因缘所生。因缘所生之中,自性宿习的业力为第一因,所以每个人个性不同,因为业力习气不同。非主宰--没有个上帝、阎王做你的主宰,一切唯心;也不是唯物的--非自然,不是自然来的。 “因缘所生法,一切唯心造”---这是佛法。但是无主宰不是无神论。有人就给搞错了,比如像这一代的达赖(十四世达赖)就公然在印度、在美国发表宣言,说佛法是无神论。我说这真是混蛋之至!一个所谓的“教皇”,自己对佛法的理论都搞不清楚。

  佛法不是无神论。无神论者绝对否定有鬼神,也绝对否定一切唯心。无神论就是唯物论,认为人没有宿世,更不承认存在三世因果。所以现在的达赖如此的见解,那真是可笑!非主宰不是无神论。有没有上帝?有上帝。有没有阎王?有阎王。那么上帝、阎王也是唯心所造,他只能做自己的现行,不能为他人的主宰,更不能为万物的主宰。换句话说,他变成了上帝、变成了阎王,他是怎么来的?他是“宿习为因,起同事欲”来的。因此说他无主宰、非主宰。一般学佛的误解了,一看到这三个字“无主宰”,那就什么都没有,那就变成无神论了,这不是笑话么?这些道理,你们年轻的法师们、同学们更要注意了。

-----摘自 《唯识与中观》  南怀瑾老师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