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佛教动态

非常震撼,静波法师怒批佛教界乱象

时间:2015-07-29  来源:  作者:静波法师
静波法师

静波法师:

哈尔滨极乐寺方丈,黑龙江省佛协会长, 中国佛协副会长

 

静波法师2015年3月20日演讲内容

录音地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UVcXdh4cY0/?resourceId=0_06_02_99

 

文字内容:

今天同大家探讨一个题目:由因果道场被取缔引发的思考。

佛教徒,长期以来一直缺少担当的精神、面对的精神、破邪显正的精神,致使附佛法外道、邪教猖獗,骗人(借教敛财)的事情屡屡发生。人们常常麻木不仁,上当受骗憋在肚子里。直到有一天,最后作大了,出事儿了。

在两会期间,也就是在3月6号,我在北京听到了“哈尔滨道里因果道场被取缔”这样一个消息。虽然多年以来,招摇撞骗无人问津,甚至非常嚣张、任性,但最终被取缔了,还是被取缔了。最终就是折了。

江湖上有一句话,“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从念佛堂到居士林,到弘宇文化传播中心,多次华丽的转身,无非就是给自己添加了一个漂亮的包装,想避免一些个非议,想避免一些个被人家诟病。

 

其实,我们现在的佛教界,什么都不缺,就缺正知正见。经书比任何时候都多,通讯比任何时候都发达,我们获取佛教的资源比任何时候也都丰富。但是,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时代的人们,比任何一个时代都傻——这就是存在的现状,这也是一种悖论。因为,越多,大家越是非不明;越丰富,大家越眼花缭乱,所以根本辨不清。

那我再一次告诉大家:佛教最根本最根本的戒律,不是五戒,不是菩萨戒,是三皈依。无论是在家的,还是出家的。居然,这个因果道场的人,这个“教主”,能给别人授三皈依,依据是什么?非常荒诞。我们很多佛教徒脑袋灌水了,根本不知道信仰是什么,所以被人家给愚弄了,想起来很伤感,很伤心。所以啊,现在看起来,看上瘾了别人的因果,却忽略了自己的因果。不是吗?我们是有底线的,我们是有原则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信仰。我们这个信仰不是伪装的,不是标签,是要你说的和做的要言行一致。

我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吗?我不愿意。我也算是走南闯北的人了。我到南方去,每每人家就跟我:“哎呀,你那儿有因果道场啊,你那儿有刘素云哪”。我说,“我那儿还有张宏堡,我那儿还有赵维山,我那儿还有东方闪电,我那儿还有三班仆人……,我那儿多了”。说得他们目瞪口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嘛,那些都是过去的人物嘛。

 

全能神在阿城诞生的,在山东那儿出了名;曾经那个赵维山,全能神的创始人,曾经被抓过,在极乐寺的现在贵宾楼那一带,把他押起来,后来居然让他成精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从最小变成大,最后变成强,最后成精了。

如果最初管理好一点儿,不会有这么多事情。记得我去年的时候,比这稍晚一点儿,哈尔滨601办公室,打电话找我,要在极乐寺搞一个反邪教宣传。我说“对不起,我这儿没邪教。你应该到有邪教的地方去宣传。”然后告诉我,这是省里的命令。我说:“对不起,谁的命令也不行。”

因为我这儿没邪教,我这儿就是正教,我理直气壮。不但我说的,我做的也是正教。我们不会嚣张,也不会任性,我们不会搞个人崇拜,我们也不去控制任何人。我收了太多的弟子,我不认为那是我的弟子,我认为那是佛家弟子。我不会让他们去干什么,我让他们去好好学佛,去遵纪守法,应该有道德——佛教的经典里,明明白白就是这些内容,还要去学那些外道典籍吗?

我们的三皈依没学好。三皈依学好了,你就知道哪是正,哪是邪。所以,佛经告诉我们:佛法如水,牛饮之,则成乳;蛇饮之,则成毒。智学证涅槃,有智慧的人学了它会解脱;愚学增生死,你傻乎乎的人学了,你照样轮回,照样烦恼。知见毫厘之差,果报天渊之别。所以社会上人老讲,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句话从哪儿来的?佛教。佛教这儿来的。你差那么一点点儿都不行,差一点点不差大了,结果不一样,所以大家要注意了。

 

那么,去北京开会之前,省里把我找去了,省宗教局,让我看密码电报;回来之后,昨天下午,哈尔滨宗教局的两个局长,一个处长,也请我看密码电报。密码电报的内容是:净宗学会将在香港,将在台湾,举办“传统文化研讨会”、“万姓祖先超拔法会”、“三时系念研讨会”,要求我们的教界,要教育我们的信徒不要去。因为你是大陆的佛教徒,你要遵守大陆的法律,这是第一;第二点,你要防止渗透,宗教的渗透“润物细无声”的,自觉不自觉地就把你给控制了。请记住,在我们可能认为它是一种信仰,在国外可能认为它是一种市场。请记住。你们忽略了,你们不懂。所以我们要懂,不能老傻乎乎的呀。我依然会告诉你,我不会去控制你,我不会去要求你,我只是建议你,不要冒傻气。懂吗?

关于净宗学会,在香港、台湾举办的种种法会,要求我们教育信徒不要前往。多次了,这样的密码电报,我至少看过五次。一直用这种非常隐秘的方式。它告诉我一个道理:守法的没有尊严,违法的没有成本。所以,如果永远继续下去,好人绝对不会再好。他一看好人没有尊严呐,除非“我自己保证我自己,我怕下地狱,我怕轮回”,否则,有几个真怕的?除非你真信。现在有几个真信的?也许有人会误解说,这个法师啊,把所有的人都看扁了。不是,因为我们人性本身就是脆弱的,人性本身就是多变的呀。对吧?为什么一个……我们局长给我找来一个“居士”,所谓的“居士”,一个老太太,说有病了;后来,我们那个局长又让我到他家去看看,我一看,头发没了。我说,“我怎么不认识你了好像”。“就前几天,我到你庙里去。”我说,“那头发怎么混没了呢”?哎呀,她说一个“过路的和尚”就给她剃了。过路的和尚这么多吗?现在为什么假和尚多?成本太低呀。至少没人管吧?这就是成本低嘛。

 

由此我想,我们终于感悟到,庄子说的一句话。我读过庄子,他说的一句话是:“圣人不死,大道不止”。对吧?人们都冒充这个净宗学会,都冒充某某法师的招牌——恐怕这个学会,这个法师有他自身的问题,有他自身的毛病——但是,我们这种冒充的人,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是更可怕的人。

让我们回到现实中来,无论是山东的海岛金山寺、还有安徽庐江县的传统文化基地、天目山的净宗道场、哈尔滨的刘素云,还有吉林长春百国兴隆寺,还有所谓的卢军宏的心灵法门……

去年去北京开会,北京的一个熟人找我找不到,哈尔滨的一个熟人找我找不到,以为我就在那马航MH370上——因为那里面有一百多个心灵法门的人,而这个心灵法门的人,恰恰被净宗学会的掌门人认定的,打着这个招牌。所以大家想一想,危险就在你的身边。

有多少人会拉你?我听说,省佛协居士林,居然上门去拉居士,到他那个道场去念佛。我要告诉大家,他那个道场合法的吗?我们要到合法的寺院里去活动,我们要跟真和尚打交道。我们更要跟有道德的人交往,这样的话,你安全。如果你不这样的话,你安全吗?你连慧命都丢了,你还能解脱吗?不要去看表面说这套,表面说这套,法轮功讲真善忍,到最后怎么就不能宽容呢?我告诉你,这是两个概念。

 

不要被“说”所迷惑,要看“行”,很重要。

当然还有因果道场,还有我们全省,乃至全国的种种非法的念佛堂之类,那里边……我听佳木斯市佛协会长明敏法师告诉我,在他的佳木斯周边的县市,有60个念佛堂,每一个都有300多人的空间,每一年都会有几百万的收入。调查得清清楚楚。我告诉你,我非常佩服他,虽然身体有残疾,我告诉你,脑袋一点儿残疾都没有。我们很多人,身体没有残疾,脑袋就残疾。我告诉你,他调查清楚了,可是能管明白吗?管不明白。人家非法的有办法呀。合法的有办法吗?我们老指望法律,法律睡觉了。对吧?你怎么办?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尴尬,面临的环境很险恶。

不都是在利用这张“净宗”的名片和招牌吗?他们就说,不要到寺院里去,不要去尊重出家人。是不是这样?往往如此。这种“如此”,会误导了太多的人。这是违背佛教三皈依的呀。世俗谛上你是断灭空啊。我们讲,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恶鬼;皈依僧,不堕畜生。那为什么你还要打着一个出家人的招牌出来混呢?世俗谛上不可以抹杀的。真谛上可以升华,我们现在中道不懂,成天打妄想,天天眼、耳、鼻、舌、身、意,向外去驰求,那怎么可以呢?对吧?

且不说,“听一部经,念一句佛号,跟一个师父学”。不说,这个就是我不去算他这点佛法。但是我听梦参老和尚——今年101岁,16岁出家,监狱蹲过33年的老和尚——跟我讲,而且当时就在哈尔滨讲,当时还有几位在家的佛教徒,都在旁边听。就质问这个教主:“你在谤佛、你在谤法、你在谤僧。佛说的三藏十二部,你凭什么说只选择一部?你凭什么?”老和尚讲。当时那位教长无言以对。

不能自说自的呀,你不能自己说自己的呀,自吹自擂啊。没有人会嫉妒任何一个人。我们欢迎那些真正有道德、有能力的人来。如果有一天,他比我还有本事,甚至我们请他来坐在这个位置上,没有问题。我们不能嫉贤妒能,也不能自以为是,对吧?更不能搞个什么个人崇拜,这是非常危险的。

 

那么,传统文化,关于《弟子规》同佛教就格格不入了。佛教的孝经《地藏经》、《盂兰盆经》、《佛说父母恩难报经》、五戒、十善,足已经让我们把这个孝道做得更好。《梵网经菩萨戒本》里边明确地告诉我们:“孝名为戒亦名制止”。“孝”就是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以它就是戒。我们还用到处去淘换这个,淘换那个吗?如果我们对自己家的东西,都不去梳理,不去担当,不去享用,那我们去找别的,说明我们自己把自己的东西丢了。如果有人说那是方便,请问我们的根本在哪里?这就是一个问题。

虽然,我们一些所谓的佛教徒,没有道德,那也不会因为学了《弟子规》就会有道德。我告诉你,他心术不正,他教《弟子规》,他讲《弟子规》,学《弟子规》,甚至把《弟子规》背下来了,他到处吸毒,到处胡整,这样的人有啊。

 

我春节期间回到家乡,衍福寺的出家师父,居士,来看我。跟我说,有那么一对夫妇老师,当然其中有个女老师痴迷了,把她家的房子四个角啊,都弄上那个教主的声音,那个念佛号那东西,一天24小时念。影不影响别人那?“我们不考虑。考虑那些……反正我合适就行,把那些无形众生都给救了”。——有形的你都救不了,无形的你更救不了。有形的你都不去替他们考虑,无形的你替谁考虑?最后人家老百姓,给它给砸坏了;砸坏了干啥?整更大的放在园子里,又给它砸坏了;她放房子上,然后往房子上扔砖头子,最后她丈夫把她揍了。

我听了这样的话,我其实挺伤心的。我就跟那个出家师父说:“你们为什么不开导她?”他说,“她不去啊,死活都不去啊”。啊,这是病了,这个很可怕。所以,这样的事是真实的事儿。但是真实的事儿,那学佛都不正常了。我昨天听一个人跟我讲,说我们的这个国人那,是礼仪之邦,五千年文化,对吧?然后到了国外,到了泰国,把一些卫生巾,乱七八糟整的到处都是,人家把厕所都给锁了。最后,我们中国的大使跑出来给人说情,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那能是学了几本《弟子规》就能解决问题吗?

实质上,是我们的里面病了,不是外在病了。因为里面要没病,他就收敛,替别人考虑:“哦,我到这儿来,我要问别人,这里边应该注意什么。或者,我不问,看看别人怎么做,我再怎么做。”我们现在“我学佛了,就开始任性了,我就嚣张了,我管你别人”?!你学佛了,更应该去替别人考虑,你才叫学佛,你才叫菩萨。你学佛,你嚣张什么?学佛更谦卑,学佛更遵守规则。释迦牟尼佛告诉他的弟子,出去弘法,出国弘法怎么办?“不违国王法,不违毗尼行”。不要违背那个国家的法律,不要违背佛教的戒律。我们有没有想?没有想过行不行?

何况那又是一个名利场。学《弟子规》的,大家或许也都清楚,也得交费,费用也不低。那也是一个圈,那也是一个场,也是一个无序而广阔的市场。大家想的就是商机,想的都是收入,想着怎么去愚弄你,让你心甘情愿。大家想一想,我们有信徒把孩子弄到那儿去学习弟子规去了,我就很忧虑得跟他说,我说“你这个孩子,在那个空间里学完了,怎么面对这个社会现实”?我都很忧虑。这个在真空里呆着出来,突然间就不适应了嘛,是吧?

 

最终我们发现,真正的信仰者,现在很麻烦,只能固守在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土围子里。我不敢到外边去讲课去啊,假和尚敢那,江湖大骗子敢那,我们不能那。对吧?哈尔滨工业大学请我讲两次课,我一跟宗教局说,“拿请柬来”。跟他工委讲,马上就不行了。对吧?人家假的到那儿就讲,咋整都行。所以有双重规则。有证没有?没证。没证照样干,对吧?你有证的,你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政府的宗教管理是这样的。我们落在文字上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

我去年,跟省人大的一些人到伊春去,去干吗?去调研。到北京开会之前,要调研。那省人大的一个处长跟我说啊,说静波啊,你把你那和尚管好点儿吧,老在我省人大门口化缘那,都你极乐寺的和尚。我一听就傻了,我说”一个都没有啊,你赶紧下次报警吧“。这一次,前几天也是,省委统战部长招我们党外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有个人大代表跟我说起,前几年他见我的时候。他说,“你是静波吗”?我说,“我是静波啊”。“你是哪个静波啊”?我说,“我是极乐寺”。“你是省佛协会长吗?”我说,“是啊”。“哎呀,我前几年也见一个……”我说“见一个什么?”“极乐寺的方丈,省佛协会长,静波。”“在哪儿见的?”“在天津一个宾馆里见的。然后给人看相,给人算命,告诉人家说你上极乐寺找我。”

他因为阴差阳错,他那个亲戚是个干部,要给他看八字。什么因缘没看上,突然见到我了,大吃一惊:静波和那个不一样。我告诉你,怪不怪?咱不知道保护哪个合法。至少我经常认为,没被保护。我经常认为没被保护。那么“制止非法”,谁制止?没人制止。抵御渗透,那些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知道吧?我们江湖上老说,远来的和尚会念经。那些个喇嘛,那些和尚在小区里,在居民楼里活动的多了。昨天还有个居士说,有人要租他的房子,请法师讲法。跟我叨叨其乎的。我说“你别我说这些,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你也不傻不孽的,你跟我说干啥”?

 

打击犯罪。作大了再管,不作大了,先养着它,这招也挺好。所以因果道场就撑大了,所以就把它打了。究竟这个内幕究竟怎么回事儿,我们都是猜,这里边一定有太多的故事。我听公安局的朋友讲,说那里面啊,所有的锦旗,所有的故事都是编出来的,都是假弄出来的。愚弄的谁?愚弄的就是傻子。我告诉你,愚弄的就是这些脑子灌水的人,脑残的人。所以这样的管理口号,只停留在口头上,苍白没有力量,没有行动。

道里区,我向他们申请地藏寺审批,现在三年过去了,他不批。所以我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保护邪教,保护违则,打击合法。“这个我不太清楚”,他宗教局干部跟我讲,“41号文件我不知道”。我说“你肯定是国民党”——国民党肯定不知道有41号文件,对吧?

 

当然,最终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去想:那如果防患于未然不是更好吗?大家都说扁鹊的医术高,那扁鹊说他大哥、二哥更高,高到什么程度?就是没发病之前就知道,发病过程,他二哥就知道。他只有在发病之后才去治,他的医术是最低的。那么我们为什么……最好的管理,其实就是让所有的事情不发生,我觉得那是最好的。为什么我们管理严一点,非得等到谁有事了,我去处理他。我宁可这天不出现,我不希望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我们平时就严格一点。

 

昨天,连我们的宗教局领导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管理办法很矛盾,没办法。其实,就是违法没成本,守法的没有尊严。时间久了,把好人逼坏了,把坏人逼疯了,因为他什么都干过,没事儿嘛。所以疯了之后怎么样?肯定就是完了嘛,也要出事的。

大家想一想,江湖上有这么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两个结果都死了。我们即不想撑死,也不想饿死,那咱还活着吧?所以我希望,守法的要算大账,不要算小账,算小账你会不平衡。但是,我今天要提醒大家,我们只在背后偷偷的说——一来密码电报,给我看完了之后,马上收起来了。另外,这次我说,我可不可以讲?啊,你可以讲。所以这次我就公开跟大家讲嘛。我告诉你,我干任何事情都有板有眼的,不能乱讲。那不讲,不讲不行啊,不讲傻子更傻了嘛,骗子更狡猾了嘛。

不好,也不敢明明白白的讲——我们到底怕什么?你说我们怕什么?我问心无愧,活着不累啊,我第一句话是这样的;第二句,人前显贵,背后遭罪,凭什么不悠着点儿?第三句,江湖险恶,不行就撤。那就好了嘛,对吧?

 

为什么有些人在国外规规矩矩。跑到国外规规矩矩,一本正经像人似的。到了中国却可以肆意妄为,你凭什么呀?因为没人管吗?就是没人管,我告诉你。

 

这次开会的时候,我跟大庆那个市长就讲,我说你那大庆有一个和尚,假和尚。前些年,我们省佛协到大庆办班,他那班比我们班也不少,也四五百人。最后呢,洗衣盆放了啤酒,搁脚洗完了“喝去吧,都治癌症,什么都治”。他就有人喝,而且喝得特别踊跃。被抓起来,又放了吧?放了怎么办?在那个殡葬所,又办什么养老院,又做这个什么叫“破相大法”,把尸体洗完了喝。北京一个大夫,一个医生姓南,属于满族的贵族,给我打电话——我在牡丹江荣光法师那儿认识的——给我打电话,哎呀,法师啊,我在大庆这儿正在练习“破相大法”。我说,“怎么练的呀?”他说,“洗尸体那水,我们就喝,喝完了把兜里的钱全拿出来。”我说,“那你天下第一大傻子呗,你还不如到厕所里,弄点儿什么吃就完了呗,”对吧?隔行如隔山。你说这个医生笨吗?他不笨,他一点儿都不笨。我告诉你,听我一说他就蒙圈了,就琢磨“有道理啊……”

 

我记得2013年的9月26号7点半到10点半,国家宗教局的局长王作安,同全国各省市佛协负责人有一个座谈,我有因缘参加了。说起净宗学会,王作安局长说,跟掌门人说了,说要求他四点:第一个,你要遵守大陆的法律,这是第一;第二,你要尊重大陆的寺院;第三,你要尊重大陆的出家人;第四,你要尊重佛教的纪律。掌门人说没事儿,我会遵守的。回过头来,就违背了他自己的诺言。那好,不允许他再进来。

网络上也有人说,说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传印老和尚,对这位掌门人如何评价。我告诉诸位的是,我跟这掌门人吃了五次饭。吃了五次饭,而且传老在接待他的时候,是我吃完饭之后,首都大酒店吃完饭之后,陪着他到那儿去见了传老的。当时的中国佛学院正在打佛七。传老只说了这样一句话,说“净空法师,是弘扬净宗比较得力的一位法师”。其他的话没讲。于是他的开示是什么?“布施就是请客送礼”。现在看起来有病啊?有病了,对吧?在北京开会期间,我告诉你,代表出去喝酒,人家把门的一些个,那些个军人就会向代表团汇报的,说“你这个代表有的喝酒了”。我们的团长马上就跟大家说,“我们不允许这么干,这么干出事你们自己要负责的,你不要影响这个团队”。所以我想说,这个杜撰来的,谣传来的东西都不可信。

我记得99年3月31号,我到机场去接他,两辆奔驰,一辆警车。这个开警车的是宣武交警大队的副大队长,没几天出车祸死了。另一个女的韩笑,是个大校。在北京,净空法师我接来的时候,有人扛着面袋子给他送钱,他也不要。不要说不要,你要也正常,因为你打着和尚的招牌。买了三千多亩地,后来被双规了。只有一个叫李明祥的,是个军人,他现在在锦州建了四个念佛道场,弘扬印光大师的念佛法门,摄耳根念佛,很有道理。因为我们要念,要去听,要摄心,这个才有意义。要不然有意义吗?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要极端。真理和谬误往往就是一步,一步之遥就会变成谬误。所以脑袋不能发烧,智慧需要冷静,很重要。

是啊,一个曾经被寺院摈出的所谓的出家人,仇视寺院是正常的事儿。对吧?被摈了嘛。我到台湾08年去参加研讨会,中国佛教会净良长老,理事长,他跟我说,大吃一惊。我们一直认为他,一直认为他没有汉族的师父,李炳南,方东美,章嘉,那也没出家嘛。原来有,只是没出成。为什么?好交际,好攀缘。最后庙里不容纳,只好走了,为什么仇视?仇视就是这个缘起。你不能说洪洞县没好人了,你否定整个僧团,你就等于否定整个僧宝。那我要否定,我就把衣服穿上,我到外面,别人还理解我,何苦自残骨肉?

 

而那些愚弄别人,永远不想让大家清醒,完全控制别人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他不想让你到庙里去,不想让你听到真相,一直被愚弄。所以有信徒跟我说,“观世音菩萨死了”。我说,“你有神经病”。他说,“不是啊,刘素云说她姐姐就观世音菩萨。”我说,“那你更有病,你信这话更傻,你瞎扯。”不怕下地狱的人,才传播这事呢。我告诉你,一看《楞严经》五十种阴魔,一看我告诉你,一切魔行都现形。对吧?没有灾难,你说哪儿哪儿有灾难,你去看吧;世界末日,你去看。我告诉你,那里面说的清清楚楚,为什么我2012年讲了五十种阴魔?那不是无缘无故。那不是我说的,我说那是有病,那是佛说的。佛说的是圆满的,不能以人的标准为标准。

除了金钱,还有名的诱惑,还有控制别人那种快感。因为他控制别人那,我知道大家来听经,我穿这个袈裟,我要讲佛法,我是要负责的。我今天不是要搞个人宣传,个人崇拜,那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就缺德。大家可以监督我,一直会监督我,你看我会不会得意忘形,你看我会不会嚣张,会不会任性。我一定不会,我非常清醒,大家学的是佛,而不是我。我有责任告诉大家,怎样去学真正的佛法,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

这是一个游戏,的确是一个游戏,是一个疯狂的游戏,其中有骗子,其中有疯子,更多的却是傻子。或许百般抵赖,但事实就是如此。没人嫉妒任何人。我告诉你,最初的时候,我也是带着无比崇敬的心走进去,走近他。我记得方正有一个讲评书的,叫高春艳,这个人讲这个《六祖慧能传》,很有名,两个人走近了,掰了。我想说从个人的角度,我会按照孔子说的话:“君子结交不出恶声”。但是为了佛教大局,那我们要有一个声音,有一个公正的身心,不是搞个人人身攻击,不是贬低别人,太高我自己。这样的话,我也是耻辱的,这么干也是不道德的。从1999年8月18日的人类灾难,99年就开始喊嘛,灾难。突然间,中国佛学院里头多了好几万人,人挤人,说教主要来了。这里讲99年8月18号,人类要有灾难,很大很大的灾难。我跟你说,有些人害怕,有些人盼着灾难来啊,盼着有灾难来了,不证明这教主的英明伟大吗?请记住,我永远都不怕灾难,哪怕我不准,都没有关系。

到2012年的世界末日,当现实的泡沫破灭了,有多少人无比的失望和失落,这正常吗?我们需要反省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空虚,我们无聊,我们脆弱,所以才跟着瞎起哄。甚至那一年,我接到了两封信,自己号称自己是阿弥陀佛。让我和海岛金山寺的齐素萍,来认定他为阿弥陀佛,如果我不认定,我就要下地狱。非常奇怪。你是阿弥陀佛,还需要我这种人来认定吗?再者说了,这不就骗子吗?这有人会脑袋发烧啊。

我不会,我一直很冷静。

 

佛经告诉我们——大家依然要记住——佛经告诉我们:依法不依人。我爱我的师父,我一定更爱真理,这个话有分量。依智不依识。不要相信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鼻子、你的舌头、你的身体、你的意识,带给你的错觉,因为那不真实,一定要相信智慧。智慧告诉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以你有抵抗力,你会坚强,你会无畏,你会解脱,你会自在。死了也没有关系,佛教徒就应该不怕死,当然也不怕活着,也不怕烦恼,也不怕主宰……这个才叫佛教徒嘛。还有,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了义是没有后遗症的,不了义是有后遗症的。“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我不再轮回了,这个才叫了义。大乘佛法一定都是了义,附佛法外道,后患无穷。还有,依义不依语。天天读佛经,烦恼依旧,我执依旧。所以,在北京、香港、凤凰网,采访我:“学佛的人为什么越学越不正常了呢?”我说,“那没学好呗。”但是他们却很骄傲,很神气。那更不正常了。学佛的人,他要正常啊,他要自在啊,他不会张扬,不会张狂,不会头脑发烧,不会满嘴跑火车呀,这个才叫佛教徒啊。说话要负责任,对吧?依义不依语,语言、文字都是工具,要解决问题,解决我们心里的纠结。这个才是佛法的四依。我们做到了吗?

其实,就连我们自己最初走进佛门的三皈依,我们已经把它忘得是一干二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佛是什么?不知道。法是什么?不知道。僧是什么?不知道。所以有很多人傻乎乎地进来了说,“哎呀,法师啊,他们说我有佛缘,你看我有没有啊?”我说,“你了不了解佛法?”“不了解。”“不了解,你没有。”对吧?是永远没有吗?不会,但是,你去了解去。了解了,你就知道你这种信仰是理性的;不了解,你就是傻子,就被人耍了,懂吗?

 

我们也根本不懂,不然为什么赵老师能给人授三皈依呢?你成精了?我授三皈依,我也不敢一个人坐着给别人比划呀,我也得整几个,大家一起来,有三师七证,一起要给他们做。我不敢一个人弄,一个人弄没有权威性呐,大家一起来。什么时候你找我,都认账啊,我那个时候就这么说的。但你不能给我断章取义,就像我今天说的话,你不要找一句话,找一句话是有病的,你把全部的话放在一起,你就觉得,这肯定是没病的。当年文化大革命就是这么干的,我们今天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对吧?

因为我们是傻子,所以我们心甘情愿,更是我们愚昧无知。还有,我们已经被控制了,被控制了,你就得听他的。他说他后面有一个东西,我告诉你,大家全蒙了——这是超人那,这个人比我们厉害啊。因为我们不自信才去找别人嘛。我们脆弱,我们无知才相信别人。还有,我们已经被控制了,除了教主,还有佛托。我告诉你,借佛敛财的人,不是佛托吗?把那些个高僧,把那些个喇嘛从外地整来。整来之后,把大家招在一起,招在一起干吗?灌顶呗。招在一起,然后就捐钱呗。记住,那个佛托才是关键,很多这个佛托家里发财了,而且发的都是大财。所以,你是不是被拖进去了?你要注意。借教敛财的那伙人,所以你要提高警惕。

这是一个末法的时代,悲哀之余,我们要翻开佛经,对照自己。你不要听别人的,你看看佛经啊,不明白,你来寺院里听听经。我公开讲的经,保证没问题。保证没有问题,什么时候我都要负责任。我不负责任就没有道德嘛,别说有信仰了,道德都没有,说一套,做一套那能行吗?《楞严经》五十种阴魔的故事,让我们披坚执锐——有一个摧破不了的铠甲,把它穿上,拿着最好的武器,什么都可以穿透的——无所畏惧,破邪显正,所向披靡。拯救别人就是拯救自己。

 

我们现在很多人自私,很多佛教徒自私,自私你不是佛教徒,要考虑别人。我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众生可以没有佛,因为他“我就愿意做众生,我就愿意轮回嘛”。但是,你要学佛,你要成佛,必须离不开众生。因为你帮助众生,你拯救别人,才拯救了你自己。所以我们今天才愿意,才敢于坐在这里,说这样的话。要不然,那我思来想去,这个话让谁来讲呢?如果我都不能说,还指望谁能说呢?没有办法,那就让我来说吧。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会有一些个不同的声音,没关系,你慢慢琢磨吧,肯定我不会害你,对吧?

宗教是没有国界的,这一点,我坚信不疑。宗教是没有国界的,美国人也有人学佛,这个澳大利亚人,也有人学佛;法国人、德国人,也有人学佛,没有国界。但是,宗教的信仰者,却是有国家的,所以,请你记住。记得我1999年到台湾的十三天,台湾的内务部,就是特务,一直跟着我们。记住,没有绝对的自由,你只要犯法,哪里都会约束你,没人会惯着你。当然,我们现在在中国,一个旧的秩序没有被打破,一个新的秩序还没有建立之前,所以大家就一片混乱,这是正常的。但是,我们现在正在逐步地恢复一个正常的秩序。

为什么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讲,讲什么发展经济,忽略了道德,忽略了法律,更忽略了信仰,甚至我们没有信仰。也不凭这些东西,对吧?那么,国家的法律,社会的公德,还有秩序,如果都不去遵守,那么,我们能说我们是真学佛?那你学佛给人带来的感觉,都神神叨叨的,都不正常,甚至都缺德,也不守法,别人怎么信服我们?我非常着急。别人说佛教徒不好的时候,我告诉你,我非常愤怒,我老说“那是个别人”……但是最后越来越多。那你说,我怎么办?所以,我希望真的是个别人。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没有授权的事儿你别干。我告诉你,你跑香港去一趟,你跑台湾一趟,最后你还不得回窝吗?你回窝之后,第一个,你是不是得花钱呐?没有免费的午餐,你的能力承受有吗?你说你骗别人,心里安吗?另外,给家里带来了烦恼,带来了困扰,那行吗?我们得思考啊。

还有有权不可以任性,也有人说,有钱不可以任性。那么是不是我们也要说,要提醒大家,有信仰不可以任性。不可以说,“我有信仰,我怎么地都行,反正信仰自由嘛。”我告诉你,自由不是泛滥,自由不是随便。自由的前提是守法,有道德,守戒,可以自由。有吗?我们都是找借口嘛,“方便就是随便”,往往如此。

 

美国思想家马丁路德金说,他说过这样的话,很深刻:我们这个社会,不怕坏人的嚣张,坏人嚣张没关系。只怕好人的沉默,大家谁也不说话。看着坏人也不敢管,看着坏事儿,也不敢出来制止。那请问这个社会还有希望吗?没有希望了,就听一个人的白呼。要考虑别人呐,对吧?大白天打鸣,你不是作死啊,半夜鸡叫正常生理现象,公鸡嘛,大白天你叫什么叫,你不找死?但是,你该管得管,该说得说,也许你没有说得完全对,就像有人可能对寺院有想法、有看法。没关系,我们允许别人讲话,不可能说,你说话我不听。但是,我们说话有渠道,到客堂去反映去吧。到客堂反映说,他不管,你找监院吧;监院不管,那你就找我来了,他们都找了。啊,好了,就我来管。我保证,我告诉你,回避不了这个责任。

美国的兰德公司曾经预言;美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曾经预言;最近两会期间,美国的著名中国问题的专家,叫沈大伟的,也预言,中国要衰落。中国要衰落,为什么?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人没有信仰。那可能在座的诸位都觉得很委屈,“我们有信仰啊”……有信仰靠行动完成,不是嘴上,不是你三皈依证,不是你那个菩萨戒牒。我们有多少人去拿着菩萨戒牒,去吓唬别人,把别人都吓唬蒙了,自己高高在上了,我告诉你,多可笑。有信仰的人是自律,不是律别人。我告诉你,这一点,你一定要清醒,别拿着老吓唬别人。吓唬谁啊,学佛是你自愿学的,你吓唬我干什么?所以这个事我们要清醒。

其中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中国人没有信仰。北京人代会的驻地,西直门宾馆外边有条幅。北京很多地方有这样的条幅,三句话,是我们的习总书记说的:第一句,人民有信仰;第二句,民族有希望;第三句,国家有力量。我觉得,可能政府要回应兰德公司、希拉里、还有沈大伟:我们有。那为什么人家说没有呢?人家一看我们的行动却没有嘛,我们原来丢了,我们忘了。因为我们为了挣钱,我们把衣服都脱了,什么都不顾了,不计后果,不计什么将来怎么样,所以我们就都忘了。现在我们又回过头来,又把它再捡回来。那么,我们的总书记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唤醒。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一种信仰。大家想一想,没有信仰,这江山是怎么来的?肯定是有信仰的。这个信仰就是一种力量,所以这个就是信仰。

 

虽然别人不认同,但我认为它就是一种信仰,是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也是保护合法、守法的信仰,你合法,你要守法,这个信仰就受保护;你不合法,你不守法,这个信仰保护不了你,可能你还挨修理。暂时没有,投机取巧——就像偷东西,偷一次别人没发现,偷两次别人没发现,偷上瘾了,最后被抓住了,最后后悔了:“如果刚开始被发现,我何苦弄得这么多事儿呢?”所以我想啊,有时候这种放纵,是可怕的,自律是重要的。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有希望,中国的梦才能实现。要不然你说这个,我们的宗教在经济社会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能使大家都拼命地把那门口,把那儿放上一百块钱,或者五十块钱的门票吗?“我管你哪的皈依证,一律都要钱”……不是这个,肯定不是这个。我相信一定是道德,一定是自我约束,一定是人格的圆满。没有这些东西,这个社会只剩下钱了,就完了,那良心也就都丢了。

只是社会现实中,往往忽略忘记了这种信仰。当然我们发现,我们惊喜的发现,从中央到地方,我们正在回归,正在寻找我们自己曾经丢失的最宝贵的东西——道德、良知。这些东西也是信仰,包括法律的尊严,它也是一种信仰。人们什么都不信了,那无非就是不择手段嘛,可是我们最终往哪里去?我们总是要问自己。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信心、希望。

 

境外的人,把中国当做市场。所以,中国的发展30年,连哈尔滨都怎么样啊?发明了雾霾。韩国人抱怨说,中国的雾霾跑到韩国去了。所以有人调侃,所有的东西都是韩国发明的,这雾霾怎么就推给中国了呢?而宗教也是一个更大的市场。因为中国大陆的法律规定说,我们合法的宗教,只在你合法的宗教场所内去进行。那么,我们就不能出去,我们也不敢出去。但非法的不怕这个。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着尴尬。

而宗教还是延续几十年前的管理办法。黑龙江,我记得86年的时候,只有一个寺院,来这儿出家,就一个寺院——极乐寺。全省各地都跑极乐寺,没有几个信徒,和尚也没有几个,十来个。现在合法的有145个,非法的多得多,多得多。当然,我们可以捂着眼睛说,没有,也可以说很少。但是,它事实存在,你回避不了。而且,它会生存,它会生存得很兴旺,它一定会不择手段,因为它没有成本嘛。我们老去学习,学来学去,最后都落不到实处。只能限制了守法的,嚣张了违法的,更多的老百姓就迷迷糊糊,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现实的悲哀。所以将来怎么办,我不太清楚。

 

广东华藏玄门邪教,就是在城市小区内逍遥、嚣张,恣意妄为。虽然最终覆灭了,但成本太高了,给老百姓的伤害太重了,骗得钱太可怕了。又是活佛呀,怎么怎么样啊,那就是一个农民,整得农民成精了。因为他胆子大,他敢说话,他说自己是佛,给谁摸一下,谁就不得了。谁都渴望被摸,摸来摸去,就摸麻烦多了,那就怎么办?其根本原因,大家都不知道真正的宗教知识。包括我们的管理部门,他知道多少?也不是知道很多。当然,那个宗教界的老干部知道,那这样的老干部太少,都是新干部。更何况,更多的人都不知道。

 

所以在北京,我们写了一个建议,就宗教知识要宣传,信息要对称——你不对称总不行的呀。当真理还在穿鞋,谣言已走遍天下了。你还搁这儿穿鞋呢,还迈不开步呢,人家跑得太远了。所以,我们要怎么样?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不明白这个道理,你永远都上当受骗呐。大家可能还有幸跑到这里来听我说几句,还有多少人没这个机会,告诉你:“千万不要到极乐寺去,那极乐寺坏得呀,那乱得呀”……那都信那。有一次在出租车上,人家那个司机就跟我说,那个静波有多坏。我说,“是吗?那么缺德吗?”然后就一起骂啊。骂到后来,到了寺院说,那么,“你叫什么?”我说,“我就静波啊。”他说,“那你怎么跟我一起骂呢?”我说,“为了让你高兴嘛。”那怎么办那?这个我们很尴尬,就是你只好无可奈何得帮他骂呗。所以,这样的事我们要引以为戒。

但是,我现在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报纸的信息,是参考消息2015年3月17日,有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很深刻,《应对邪教,知识是最好的保护》。那么,说明了什么?因为隔行如隔山,因为我们的压力太重;因为我们亚健康;因为我们双重人格;因为我们太脆弱;还因为我们……最根本的就是我们太傻,我们太笨。如果你不是很傻,不是很笨,这些事儿你都能够化解啊。

我很着急,我没有所图,我最大的所图,就是希望大家能变得有智慧,活得很快乐。任何佛教徒多有尊严呐。每每人家跟我说,你这佛教徒怎么那样呢?我其实很郁闷。

那么,这个内容是这样的: 2014年10月,里克·艾伦·罗斯新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英文版在北美网络书商“亚马逊”上市,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雅虎网、路透社、美国新闻供稿网、美国商业电报网等境外媒体及网站陆续予以报道,意大利“国际内部刊物出版协会”、美国最大实体书店巴恩斯-诺布尔公司、美国鲍威尔书店、南非万帝书店等先后推介此书。近日,《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中文版由香港和平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在港台等地同时上市。非常遗憾呐,大陆现在还没有。但是,这本书可以把具体内容与大家分享一下:

 

讲述邪教内幕,本书作者里克·艾伦·罗斯生于1952年,是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和干预专家,长期致力于研究邪教洗脑术。罗斯创立了世界最大的涉及邪教问题以及揭露邪教活动的专业网站,不辞辛劳地向人们提供预防邪教侵害的方法,帮助人们摆脱邪教的控制。从业30多年来,为数千家庭和邪教受害者进行过咨询。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获得国际邪教研究领域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

正像凯萨琳·曼恩博士在该书序言中所说的那样:“在众多关于邪教的书中,这本书可谓是独一无二。凭借其丰富阅历,他完全有资格给大家讲述邪教的内幕。”

邪教是害人的,因为我们整个这个世界里,现在有七、八十亿人口,15~20%的人是心里不健康的。所以,邪教的生存空间可以说是大有作为。如果不防范,那恐怕你要引火上身。

《迷失:人格突变在美国流行》一书的作者弗洛·康韦和吉姆·西格尔曼在评论该书时说:“里克·艾伦·罗斯提供了一个特殊的和急需的资源,把有文献记载的信息都聚焦在一个综合卷中了。这些信息是关于在美国和全世界形形色色的以及日益增多的操控型头目及组织,他们猎杀捕食个人、家庭和社会。如果你想教育自己,给家人打预防针,让亲人理解和知道这些邪教团体如何诱惑人们,如何窃取他们的意识、复活他们的心灵,读这本书吧。”

 

其实,我可以这样讲,如果家庭里有这么一个成员,这个家庭是悲哀的。因为他的精神,甚至他的肉体,都被控制了,往往如此。但是,他们却执迷不悟。为了防范,为了拯救,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些信息。

《逃脱:我的漫长的反邪教的一生》作者保罗·莫朗兹评论说,应对邪教“最好的防范就是教育”。

所以,常常会有人说,“法师,这人病了,病的很重”。我说,没关系,只要能对话就可以,就怕不能对话,就怕不说理。他不对话,不说理,你就毫无办法。只要能对话,能说理,这个人是有救的,这个人中毒是不深的。没有人比里克·艾伦·罗斯在教育公众认识邪教危险领域做得更多了,当媒体需要解释时,他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提供了答案。知识可以给你最好的保护,这是读这本书最好的理由。就让你明白这些知识。

所以宗教首先是知识,是文化,然后它才可能成为我们的信仰。我们现在整个民族连宗教的基本知识、文化都不清楚,怎么样去接受一个理性的信仰?那实在是难为大家了。所以,让大家不走弯路,也是不大可能的。毕竟我们想想看,我没有去过美国,但是,我听说过美国的3亿人口,可以同时在教堂。所以,他们的信息,他们信仰的基础的获得,往往都是他们的父母带给他们孩子的,到教堂里。他们从来没说过,要进行什么宣传,但是他们的渠道非常广泛。所以在我们这里,确确实实差了很多很多。所以我们要反思。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

 

揭露洗脑真相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有一章节重点讲述了邪教的核心定义。1981年,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发表论文《邪教的形成》,阐述了定义邪教的三个基本标准,被目前公认为定义邪教的核心原则:(1)一个日益成为膜拜对象的、自称拥有超凡魅力的教主;这大家要崇拜他啊,“我有超凡的能力”——这个很多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有个犟牛的不是说了吗?说教主啊,接引出家人,他接引在家人。犟牛本身就是一种动物,怎么可能接引谁呢?接引到哪里去,我们也不好说。所以说他有超凡能力,搞个人崇拜,这是第一点。(2)采用了“强制性劝诱”方式;强制性的,你就得听他的,你听他的你才有救,你不听他的不行。所以,我们给大家的是只是建议,只是参考,不是绝对,大家可以不听。但是至少,我想说它是一个知识,它是一种声音的渠道,一种对事物看法的一个观点。如果你这样去看,你就冷静,理性多了,这是第二。(3)教主及其占统治地位的小圈子对其成员进行经济、性及其他方面的剥削。是啊,哈尔滨有一个著名的,应该说是一个口才极好的人,叫刘一秒。这个人可有了名了,口若悬河,还能讲《心经》。他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能把你整傻喽,富的把你整穷喽,穷的把你整疯喽。别人评价他说,“我们都是地上的猪,刘一秒是天上的龙。”我们曾经有一个居士,把员工全拿去学习去了,花了太多的钱,出来问他发财了吗?没有。

记住,说食永远不饱。所以它会利用一种方式,对你进行诱惑,对你进行控制,甚至你的经济、你的钱,包括你的身体都会被控制,这就是邪教。当然,我们所说的净宗学会当然是一种精神还有金钱。这个大家可能慢慢地……因为它就是一个市场。在国外的人看来,中国就是一个市场,只不过宗教这个市场还没有完全开发,所以被人利用了,往往就这么简单。如果你说它很通透的话,它其实非常简单。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精神医学院负责人路易士·乔·韦斯特于1985年也描述了邪教头目实施精神控制的方法,即使用非道德的劝诱和控制等操纵技巧,例如使人远离以前的朋友或家人、使人精神衰弱。就是一个人被控制之后,他不跟你来往,他不理你。你跟他找招呼都不行,他活在自己的思想里。因为他就会有人告诉你,“你不要去跟他们来往,你要听话”……所以他就听话。北京的一个居士,被伊春的一个骗子骗了,把头发剃光了。为什么剃光了?不知道,寻思她出家。她傻乎乎的就都剃了,把那五百多米的房子都给人骗走了,这都非常可怕。而且伊春佛教协会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材料,我们发现那个老太太70多岁,就是被黑龙江那几个骗子骗蒙了,骗傻了。完全彻底的被操控了,因为她跟别人不能说话嘛,你告诉他“你给别人说话,会发生什么故事什么故事,你会做恶梦的,”然后她就做恶梦。他诱导她,然后她就会陷入他的误区。

 

利用特殊手段提高人的被暗示心理和顺从性、抑制人的个性及关键判断力。就说你完全没有个人的判断能力了。你就完全依赖他了,他说什么你都得信,因为你不信都不行。那么我们很多人,不都是这样的吗?依赖,就像世界末日没有了,大家都很伤感。我听到了别人叹息,我说“你很失望是吗?”他无言以对。因为他确实很失望。我们感觉到了,我们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我们很罪恶的去揣度别人,不是。当然还有人自嘲说,“这就是我们的掌门人念佛给念好的,地球就没事儿了。”

傻子才信呢。天天想莫斯科,你不买票,你不坐飞机,你如何去?瞪着眼睛瞎忽悠。

加强对团体的依赖性及离开团体的恐惧等。就是你要依靠这些人,这些人才拯救你呢,你要离开他们,你就没希望了。来达到该头目不可告人的目的,从而对其成员、成员的家人和社区造成实际或可能的伤害。韦斯特的观点也被视为对利夫顿所确定的邪教定义的补充。这个没有错,就是控制呗,是吧?

 

.....(注:83分钟后面未录文字,可听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