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南怀瑾老师 > 南师讲座

“谈神通与特异功能”---南怀瑾老师开示

时间:2013-07-02  来源:  作者:南怀瑾

时间:二○○九年三月三十日

地点:太湖大学堂

讲解:南公怀瑾老师

听众:中国某人体科学学会

 

南师:李先生,非常抱歉啊!你用了两三天的时间专程跑来这里,很辛苦。今天,我先给你做个结论。

第一点,先讲这六十多年来,日本人投降以后到现在,特异功能研究的大致发展经过。

第二点,讲“神通”,现在叫做“特异功能”,它的道理与人类生命的关系。

第三点,你同大家,以后应该怎么做,谈谈我个人的意见。

 

特异功能不特异

第一,我告诉你,神通这个事,以三千年人类文化发展来说,是东西方人类都喜欢追寻的。不但东方如此,西方也是,欧洲如德国、法国、英国,以及后来欧洲其他的小国家,再然后美国,包括相信上帝的西方白种人,也是同样迷恋。这是人类,不管反对还是相信,与生俱来的成分里都有的。

其实现在大家认为的特异功能,是个小事,只是神通的一小部分,一点都不“特异”。这个生命的功能,究竟是什么东西?到现在没有人搞清楚啊,我们中国人讲的成仙或者成佛、得道了的人,他已经搞清楚了;没有成仙、成佛以前,搞不清楚的,不管你学问多好,神通多广大,也搞不清楚,因为成仙、成佛不是神通广大,而是智慧的成就,智慧成就才搞得清楚。

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中国来说,就是民国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日本人投降,然后我们中国两兄弟吵架,共产党赶走了国民党到台湾,我也经历了;但我不是国民党,我比国民党还早到台湾。这时候天下大乱,特别是大陆,一反、二反、三反、几面红旗、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红卫兵……一连串下来。请问这个时候,这些诸佛菩萨、神仙、上帝到哪里去了?观音菩萨不是要救苦救难吗?在中国来讲,那么多苦难,他们在哪里啊?一个一个都去闭关,都同我一样跑到台湾躲起来了?诸佛菩萨、神仙、上帝、四大天王、二十八宿,不是神通很大吗?这个时候他们的神通在哪里?四海沸腾,水深火热啊!他们的塑像随便被人家丢在茅厕里、打碎,也都看不见?一切唯物,是不是呢?你说我也好,朱校长也好,你李先生也好,信不信?信啊。但这个时候怎么没有神通了呢?不值得信了吧!信还是不信?先保留问号在这里。

都说救苦救难,尤其我们佛教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结果呢?念了几千年,到这个劫难当中,灵感也没了,也不广大了,救苦救不了,救难也救不了,诸佛菩萨的神通在哪里?这不是个大问题吗?这个问题我也不做结论,只向你提一下。刚才我提出来了三点,这一段所讲的重点,等于开始写文章的序言,先写到这里。

我们到了台湾以后,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七年,我在台湾第一个学生,比较起来我认为是我真正的学生,跟着我的,叫朱文光,他是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的农化博士,台湾人,可惜他先走了。他真是个科学家,无所不通,不但通西方科学,也通中国的阴阳、五行、八卦、天文、算命,无所不会。但是他在科学上碰到大问题的时候,反而问我,我就点他,这里应该怎么样,那里怎么样,他完全同意。

朱文光有一天告诉我,老师啊!你看这个资料。他拿来在台湾刊登的外国科学研究文章,讲到美国有几件特异功能事迹,文章写得很吹牛,可是现在这些资料我找不到了,当时很轻视这些。资料上说,美国在西海岸,海陆空三军在那里做试验,一个命令下来,开动,飞机飞起来,海军军舰发动开炮,陆军开炮,这些特异功能的人拿手一挥,统统没有用了,飞机动不了,海军军舰也开不了。我说有这样一回事?文光啊,这一篇文章是假的。他说对啊!老师,我看也是假的。他相信绝对有神通,但认为这一件事是假的。

我说你再去查查,翻译出来给我看。他听话,查了回来说,老师啊!这个是苏联开始的,二次大战结束,苏联开始研究情报,赫鲁雪夫他们花了很多钱,找了好几个蒙古黄教的喇嘛,还有好几个中国的道家人士,花了很多年秘密研究,研究这个干什么?搜罗情报用,可以把人家敌人秘密的会议,乃至作战的计划、战争的命令发布、哪里出兵、怎么打等等搜罗起来。我说有道理。他说苏联认为自己本事很大,都用道家、佛教密宗做出来的。美国知道了,也花了很多钱,赶快研究这个,在五角大厦美国国防部里头研究,两方面都花了很多钱。

朱文光还告诉我,老师啊,这两边都是笨蛋,这个研究不出来的呀。我说是啊,那他们有没有成果呢?他说有一个秘密资料——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他到处查来的——据说美国五角大厦有三个人成功了,可以出阴神,打起坐来灵魂出窍。成功了以后,派一个人去拿苏联的情报,拿到了,回美国来翻开,情报的字都变了,而且那个人出神回来以后,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我说那还算什么阴神出窍,一点功夫都没有。他说是啊,靠不住。后来我晓得这些资料都是造的,所以美国人究竟到了月球没有,要将来再求证。

这个阶段以后,我还在台湾,还没有到美国去,我们那个时候不能回大陆啊,这是大约三十年前了。李绍昆博士来台湾看我,他是湖南人,是位大学的大教授,在天主教入会做神父,拿美国的身份,可以回大陆,他也研究特异功能。我说你从哪里来?他说从大陆来,华中某大学研究特异功能,有一班儿童,能够用手指头看东西。他对于这个特别有兴趣,下次我找他来跟你碰面。我们佛教剃了光头叫做出家,天主教进去做神父,不叫出家,叫“入会”。他现在有太太,大概已经出会了,还俗叫“出会”。

我说大陆也有研究吗?他说某大学就有,从各地找来的几十个特异功能人士、天才儿童。他问我的意见。我说神父啊!教授啊!可以旁观,不要参与研究,搞不成的,糟蹋孩子。我说这些孩子没有破身、没有发生男女关系以前,还可以研究看看。就像你刚才讲有个名称叫“功能人”,我说这些孩子如果结了婚,破身以后就没有“功能”用了。

当年抗战以前在大陆,我有个好朋友叫王赞绪,是国民党在四川最后的省长,他叫我大师兄。他告诉我:“大师兄!这个不稀奇,我在十八岁以前,生来就会,看到空中的天人走路,穿的各种与我们不同,不要闭眼睛,就是随便看到。”我说真的吗?“那还骗你,当然真的嘛,我也不搞这一套。”我问后来呢?“结婚那一天晚上起,一进了那个洞啊,这个就没有了。”他讲的很白,一进了那个洞啊,这个就没有了。真的啊?“真的。”

还有好几个人,当年我在四川时,有个居士讲《金刚经》,佛法道理、打坐样样好,大家拜他为师。他当然很想我拜他为师,我虽然年纪轻,但是声望很不错,我也准备拜他为师。他为了坚定我的信心,有一天坐在那里,手那么一举,这大拇指上一道乳白的光出来了,一个韦陀菩萨站在上面。我故意讲:“韦陀菩萨啊,你哪里请来的啊?”然后就坐下来喝茶。他问:“你不是要皈依我?”我说对不起,本来想皈依你,可是你这样一来,我不皈依你了,是真的。你不是外道,也不是魔,你走岔路了,我说不谈了。这是一个事情。

这里讲的是第一点,六十几年来特异功能研究大致的发展经过。

 

是神通,还是神经

第二点讲神通。

神通是古代时中国人的翻译,从梵文翻过来。你要读古书,尤其在孔子以前道家的书。先不讲道教,道教是后来才有的。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典《管子》,里面有四个字,“神其来舍”。打坐做功夫的人,到某一种程度,我现在没有讲佛,没有讲道,只讲修养到某一程度,那个神会进来。不是说我们现在没有神哦,人生来就有神,只是我们的神散在外面、散乱了。打坐做功夫修养好,神凝聚回来,叫“神其来舍”。这个身体是房子,神进来住在里面,所以叫神仙。每一个人、每一个孩子生来都有精气神,没有经过修炼,神是向外散的,特异功能就是神向外散了。“神其来舍”,道家叫做结丹,也就是佛家的入定。

怎么样叫入定?怎么叫结丹?讲明白了,中国有四个字,“神凝气聚”,神回来住在这里不动,神跟气凝结了。所以道书上讲“重安炉鼎,再造乾坤”,在我们自己父母所生的这个生命,把气脉修到变化,重新变化,现在讲就是复制人,由自己生命再复制出来一个生命,不须要经过娘胎的,这个叫脱胎换骨。变神仙,重要的是靠修炼神跟气两个。我们普通说,你看起来很“神气”,这是指普通人气色很好,但神跟气没有凝结拢来。凝结拢来变成神了,把精气都化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还丹了,就“重安炉鼎”。这才是中国所讲生命的功能,有一套方法,有一套程序,有一套公式,大家搞不清楚。所以完整的说,男孩子没有破身就是精不漏,女孩子月经还没有来,性没有冲动。到女孩子开始第一次月经来;男孩子十五六岁时有几天,两个乳房会发胀,就开始性欲冲动,经过这个就不行了,生命破了,要重新修炼过。

那么普通人呢?在没有修炼以前,我们这个生命的神都向外面跑,所以普通人就没有神通。神通有五通:天眼通,能够无所不见,不是这个肉眼哦,无关的,眼睛蒙起来一样看见,那是意识上有个眼睛,在佛家叫做“法处所摄色”。耳朵可以无所不听,《封神榜》上天眼通叫千里眼,天耳通叫顺风耳。鼻子通,舌头通,这个大家都不知道。还有身通,身通叫神足通,道家精气神炼好了,身体可以在空中走路。在空中走路成神仙了没有?没有,那叫做天仙;活了几百岁,叫做地仙,都还没有到神仙,在空中走路不过是神足通,整个的身体通了。所以普通我们讲神通,就是你说的不用肉眼看东西,不用耳朵可以听,特别是千万里以外的声音都可以听到;还有像台湾、香港有些人说有特异功能,给人家治病,“你在美国,什么病啊?”电话约好时间,坐在这里打坐,就把你病治好了,这个也有啊!这几年很多人玩这个。我看到很多,心里都在笑,这一些都属于小通灵里头的小五通,真的神通没有的。

刚才讲五通,还有他心通,你心里想什么?瓶子里装什么?心里一定知道,这也不是看到哦,是他心通的一种。宿命通,他就不知道了,我前生是什么人?我再前生又是什么?是男的、女的啊?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我?这个叫宿命通。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缅甸、印度都有,现在也有,但很少。现在美国人讲生命科学,正在研究追踪这个。他们到印度去看一个小孩,他生来就讲前生我是哪一家的、住在哪里,譬如说我是这位老太太前生的先生,然后说有个东西放哪里,真能把前生东西找出来。现在美国开始在研究,录下影像,我也看过这个录影片。 

 

前面讲的神足通更少见了,你们学密宗的,看《密勒日巴传》(又叫《木讷记》),最后讲空,就在空中走路。那飞机票还要不要买了?照样要买飞机票啊。

现在没有真五通的人了。神通的原理道理,心理关系怎么变化,我都可以给大家讲出来。但我没有神通啊,我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一辈子爱乱吹牛的一个糟老头子,我只是讲这个学理给你听。真神通不容易,没有了。我活了九十多岁,道家佛家的朋友太多了,到我前面,我只好一笑,他那一些本事到我这里也使不出来,也没有用了。以前我住在香港,有好多特异功能的人到我前面来。我说在这里做表演啊。搞了半天,他说“你这里磁场不同”,我只好笑了,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碰到空的地方,什么本事都玩不出来。你喜欢他就玩得出来,格老子不喜欢,看你这一套我还不如睡觉,也不管你,也不理你,他就没有办法。这些所谓神通没有一个是真的。

那么有许多是依通,靠画符或者念咒,或者一种特别的功夫,心念特别动一下会起作用,这属于依通。修通,打坐做功夫出来的,现在也不多。此外你说北方什么特异功能,我不讲名字,有的是妖通,是另外有一个生命妖怪附在他身上,你看《楞严经》五十种阴魔里头,就有一种是鬼通。依通、妖通、鬼通都是靠另外一个生命,换句话说这类的人,拿医学检查,必定百分之百是精神分裂,不正常,脑神经的问题。

好了,这个给你介绍完了。我们有几个好朋友,也有外国特异功能人士,大概八月间,会带脑电波仪器到这里来,他们也测验了很多喇嘛,还写了脑科的书寄给我看。我还有个老朋友,都七十多了,他叫我老师,他是真正的西医,脑科的世界权威,过两天也要来,他编译的,研究打坐修行关系,寄来给我看,我笑一笑摆在旁边,不承认。我说你们找来几个会打坐的,就叫做有禅了吗?禅包括四禅八定,他到哪一禅、哪一定的功夫你都不知道;会打坐的就找来测验,说这个脑电波与这个打坐人的关系如何如何,这样就叫做禅?我说那是狗屁,脑电波测验睡觉的人、做梦的人,与醒着的人都不同的呀。我说你脑科专家,把一岁到一百岁的人,每一年、每一个月做个测验,你再拿资料给我看。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你这些不是科学。在我的观念,你们根本不懂科学,这个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脑电波不同,在情绪安定的时候不同,感冒的时候脑电波不同,不感冒又不同,抽烟的时候不同,喝酒的时候不同,你做过这个研究吗?你没有这些资料,叫什么科学啊。要我来骂人很容易,因为我平生无长处,骂人为快乐。我说你们这个资料我根本不承认,你们拿这一套的理论基础来看病,一定是错误的,这就是逻辑上以偏概全的错误,知道了一点点就认为整个是这样。所以第二点跟你谈神通的道理。

 

神通无用,价值有限

第三点,将来怎么走?你这个坚持下去是对的,但是不要那么固执。我知道你,也支援你,可以做有限的研究,用现在的这些方法来测验研究都是“有限公司”,有限的!我是故意借用法律名称,法令规定公司有有限责任、有无限责任。我的口音,你听懂吗?是有限的。

你刚才说的,把药片从瓶子里拿出来,这个不叫搬运法,勉强叫小搬运还可以。搬运法,大搬运是用鬼灵的,拿到刚死的人的八字,还年轻,有年龄限制的,用他的八字念符咒,不准他的灵魂投生,让他跟在旁边,硬是搬运,可以帮你搬桌子、搬东西耶,那个叫搬运法,有它的修法的。

至于神通就不是这个鬼的搬运了,那是神而通之,前面讲过,要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神炼到身外有身,这个肉体以外,自己复制、制造了一个生命,这是神通了。佛家过去笑道家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在身体上修气,练习呼吸,气脉打通,有特异功能,手里会举起什么东西,这个指头一指,瓶子就破了,房子也破了,但这都是只修命、修身体,不修性,没有明心见性。而道家的人笑佛家的人,反过来讲,“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你打坐、念佛,修六妙门,这些只修祖性,求明心见性,不修丹,没有锻炼这个身体,做不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永远也不会成功。两方面互相批评。其实要性跟命都修,身体复制出来另外一个身体,又明心见性,才叫做仙佛,才叫神通。

道家说阴神阳神,这里再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你们山西那边,宋代,有一个和尚跟一个道士(张紫阳真人),两个人是好朋友。道士晓得和尚有功夫,明心见性了,但是阳神没有修好,只有阴神。两个人约好,如李白的诗说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的琼花开了,老兄,我们两个明天中午在扬州玄妙观看琼花,好不好?”两个人比功夫。第二天两个人各打各的坐,都到了扬州的玄妙观,看了琼花。两个人碰面谈话了,“我们回去吧!可是回去要留一点纪念,我们各摘一朵琼花带回去。”到了下午两个人都出定了,这个道士就问,花呢?这个和尚回答,没有。其实他也摘了,可是他是阴神,摘了却拿不出来。他问道士,你真有吗?“花在这里”,道士从袖子里拿出花来,他这是阳神,有形有相。

现在这种事情拚命的研究,研究完了,你以为拿到世界上有用吗?帮助人干政治,帮人天下太平,做得到吗?永远做不到!譬如该有地震的时候,你手一指,把地震止得了吗?这个劫数来了,有大瘟疫来的时候,吹一口气让瘟疫不生,做得到吗?所以我常常告诉学佛学道的人,你看西方三圣,阿弥陀佛是主体,右边是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左边这个菩萨叫什么?叫大势至菩萨,那个大势一来,所有神通都靠不住,都没有用。像你的老太爷(医生)了不起,如果在,我一定给他磕三个头,你的老太爷很有修持,至少是阴灵入圣,阴神成功了,真了不起。但是人的生死一到来,你说你叫老太爷不死,做得到吗?大势至菩萨来啊,神通无用,所以我讲神通无用论。

但是做生命科学的研究,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回过来还是说支持你,但是不要那么固执了,真神通很难。神通是生命功能的一种,是值得研究的事,是一个科学的问题。

如果要真懂这个,要研究佛学里的法相唯识学,我这里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但是我还没有讲,还没有对象,等正式要来听的时候,准备半年一年讲这个,把法相唯识学配合禅密的修炼,才讲。现在西方,美国新兴两门最新的科学,一个认知科学,一个生命科学。要懂认知科学,一定要懂中国真正的法相唯识,以及道家密宗气脉之学才可以。现在美国在学术科学上刚开始萌芽,他们所讲的生命科学,走到心理学路子上,是以唯物观点做基础,是从现有心态现象去做分析、研究,是表层的,并非究竟,不是真懂。

这个我们要做,所以我说支持你,少数人研究。这个到底是少数人的事,你希望国家正式研究,这不行。我讲过,要害美国很简单,叫美国六、七亿人口通通学打坐,三年就瘫痪了。要是中国十三亿人口都学特异功能,这个国家完蛋了。所以我说不要迷信特异功能,这是少数人的事。你是作官的就知道,假使你整个山西的人,全体都搞这个,那完了。政治有政治的哲学,有政治的道德,这个特异功能有它的道理,对生命科学的发展,做医学的贡献,做卫生的贡献,做特殊的研究,还是有好处的。

现在有人说是伪科学,乱讲,哪里有伪的啊,科学本来就是假的,哪个科学是真的啊?科学所知的都是偏见,不是全面,真假谁能够确定啊?说中国传统的老的东西是伪科学,自己新的东西到了明天又给人家推翻了。牛顿发现了地心引力,爱因斯坦一推翻他,他就完了,但是最后还是被承认。以前我们都吃阿斯匹林,后来医学界说阿斯匹林有毒啊,怎么怎么不好,现在回过来拚命捧阿斯匹林。唉,科学家你都不要信,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支持你,但是不要希望普及,做不到的,这个不是普及的学问,是一种特殊的学问,对大科学的研究有帮助,对一般不懂科学的没有帮助;对大医师有帮助,对一般小医师,西医中医,没有帮助,他不懂。就是这么一回事。

 

神通扭不过大势至

朱校长:刚才老师说的特异功能确实存在,对人体科学就是个贡献,不要想用特异功能去做国家的大事,那是不行的。

南师:我告诉你,特异功能、神通,人家问我真的、假的?我说小事情包你灵,大事情是保险你不灵,就这么一个东西,我从小玩起的啊。当然现在没有真有神通的人,有神通的人你问他十年以后的中国是怎样,他敢讲吗?他真有神通才不讲咧,为什不讲呢?四个字,“众生共业”,就是道家讲不能泄露天机,该死的就该死,该还账的就要还账,三世因果,他不能讲的。所以中国写预言,都写一些诗啊,词啊,过后一看都对。我讲算命的神通给你听,你就懂了。你回去摆个桌子,在街上给人家算命。“来,给你算个命二十块”。他如果肯坐下来,你说,“你最近心里有烦恼”,这一句话一定对,他不烦恼就不坐下了,“心思不定,看相算命”嘛。算命的人告诉你,先算你父母。“我父母怎么样”?“父在母先亡”,这句话,你说母亲先走,还是父亲先走?你看这五个字,怎么说都灵。很多神通都是这样,很多预言也是这样,过后一看都灵,庙子上很多签诗是这样。所以我跟人家说,你修个庙子,我帮你做签诗,包你灵,你随便写一句诗,“春暖花开人去也”,他倒楣了也灵,赚了钱也灵,就是这样一个事,所以这个东西很难讲。

我没有泼你冷水啊,你把我当成泼冷水就糟了。这个事情值得研究,刚才朱校长讲了,非常值得研究,但不要希望扩大,不可能的,也不能够在世俗上面做实用,乃至于治病也不可能,治病只是偶然有效。我在台湾的时候给医学界讲过话,在阳明医学院,政府创办的,当时是孙中山的外孙做校长,他是留学德国的西医。我上来就痛快批评了西医,也批评了中医。然后我讲,你们西医不要反对中医,都讲人家不科学、迷信,你们没有研究过嘛,什么叫做迷信?不懂的事乱下断语,本身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就叫迷信,不知道的事情你乱去批评就是迷信。中医呢,也不要轻视西医。中国人有两句话,“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真的愁喝酒没有用的;“药能医假病”,世界上不管中医西医,那个不死的病你们都医得好,到了真死的时候,谁都没有办法,你不要认为谁了不起,神通、特异功能也救不了死亡的。

 

朱校长:老师的意思,一个是那些神通是小神通,地震要发生是大势至,一个国家社会的事情,不管你怎么样,这是更大势的作用,命到了,你再厉害也医不好。所以小神通可以发现人体的科学,但不要想用小神通扭转大势至。

李先生:我基本上听懂了。

南师:我们年轻的时候比你还热情。日本人准备要打我们的阶段,政府还没有撤退去重庆,我倒早半年就去了四川,为什么?我也同你一样从练武功开始,我到四川是想学剑仙,两手一指,一道金光出来把日本的元首、皇帝的头就砍下来,不要打仗了,一样的迷信,是为了这目的到四川的。所以我到重庆,住了四个月以后,整个南京政府才撤退到重庆。老朋友都说我有先见之明,我有屁的先见之明啊,是迷信来的,想学神仙啊,四川人讲仙佛很多。那上当了没有?一点都没有上当,仙佛真有。有一首诗很好,我常常告诉人家,这一首诗是明朝的,我们从小拿毛笔描红。描红你听懂吗?我们小的时候写毛笔字,老师用一张红笔写好的字,铺在那里,我们把纸放在上面描。

三十三天天重天,白云裹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

这一首诗,我们从小受这个教育来的。特异功能、神通真有的,绝对不假。你研究神通两个字,是神而通之。现在用的不是神,是想拿肉体来通,变成肉通了,那不是多吃几块肉就通了吗?

再讲一遍,所有特异功能离不开脑的神经作用。真的神通,就不靠这个脑了,这里头科学就很深了。脑的神经有十二对,最重要了。十二对就有二十四条线,脑神经向外的,就是等于我们科学的这个雷达,接收一切,跟外面沟通。眼神经的雷达在后面,叫视觉神经。瞎子能不能看到东西?能够看。瞎子能不能看到亮光?能够看。大家以为瞎子看不见,那是我们的观念,他看的是前面黑黑洞洞的,黑的,或者其他颜色,我们叫它黑的,它是有色相、有境界的。就像梦中能看见,不是靠这个眼睛,是视觉神经的影像。你刚才讲孩子看到东西,是那个影像刺激了视觉神经发起,后面还有一个发动力的,这个发动力是意识,那个意识不在十二对脑神经里头的。

李先生:在哪里?

南师:在内、外、虚空,通的。所以这个科学很深,那个很难测验出来,不是测验得到的。耳朵的听觉也是一样,所以所有这一些特异功能,离不开这十二对脑神经的作用。譬如睡熟、彻底休息了,意识不起作用,就不知道了。

那么打坐修练,功夫做得好。会出阳神,同脑的神经关系是非常密切。灵魂同生命功能在脑。譬如现在重病濒死,最后已经没有药了,家属有钱叫他不死,插了管子,上氧气,使脑细胞不死。本来是医生想救这个人,不晓得用什么方法、哪一种药,所以先把氧气插着,其实已经死了百分之九十了,一插管以后,有时候可以多少年不死,但身体都烂了,很残忍。

李先生:那么耳朵呢?

南师:十二对神经,眼、耳、鼻,这三个有相关的神经路线,这样连结一起的。所以密宗有时候用手印,这个手印就代表哪个神经的关系,是这样一个东西。那么耳朵也同眼神经、鼻神经,同呼吸神经连带的,而且通这里,淋巴腺,淋巴腺是非常重要的。

 

李先生:我的闺女十五岁以前经常问我一件事,她说爸爸你实在的告诉我,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不敢告诉她有,但也不能告诉她没有。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经常听到声音,而这个声音大家都听不到,只有她能听到,就好像人睡觉时轻度呼吸的那个声音,她问我那个是不是鬼啊?我说爸爸解释不了,你还小,以后再说。

南师:有讲话没有?

李先生:没有。

南师:只听到呼吸声音,那个还不是鬼,鬼有声音的。听到呼吸,这是听到电流,不是我们这个电。电有在流动,虚空本来有电嘛,这个虚空,我们坐在电里,那电跟水气、跟湿度摩擦起来就会有声音,打坐的人也听得见。

 

李先生:还有一个事。我一个亲戚的小孩十七岁了,上高一吧!说是被鬼跟上,不知道你们叫附体还是什么?死了的人经常就跟上他,他说话的声音、动作,什么事都知道。我这个外甥学习挺好,却被这个鬼跟上了,给医院看也查不出来,说没病。但是这个小孩不吃饭,经常闹,鬼拿刀子要杀他,他就拿东西来斗,非常凶的,没办法,医生看不了。闹了两个月了,就请我们当地有一种神婆子来看他,但是她怎么看也看不好。可是小孩子要上学啊,有一天找到我了,我就去了。这个小孩平常非常礼貌,跟我非常友好,结果那天一看见我,吓得哆嗦得站不住了。家人说没关系啊,这是你姑父啊,你怎么这样呢?他哆嗦得不行,就把他扶到床上,在床上也是直打哆嗦。后来我看他挺可怜,突然想起我学过一种法门,我就手结那个手印,然后就念了一句这个咒语。我也没办法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就结印,就站在那里,它结印还要求盖着黄布,把手印盖上,我就一边念这个咒语。耶!我才念完一遍,也没有加护身印,那个小孩就爬起来了,说姑父你什么时候来了?神志非常明白,一下子就好了,什么事都没有了,非常好。原本两个多月都几乎没吃饭,这个时候全家皆大欢喜啊,再也没有病了,我非常奇怪。后来三四个月,他说他经常出汗,一到晚上就特别害怕。我也没办法,又去看他,我说有一个咒很简单,就教了一个小咒语,六字大明咒。我说你打坐半个小时,念这个咒,你相信就做,我在这里等着你。那个小孩就坐啊,他也没表,半个小时他自己就下座了,下座了以后他满面红光。我说你什么戚觉?他说就是五颜六色的一个光圈整个罩着我,非常舒服。我说你在学校不方便坐,就等同学们睡了觉,关了灯,你偷偷的坐在那儿,念上十分钟行不行?他说行。再过了半年我找到他,我说你现在害怕不害怕?不害怕了。我说你念了多久,现在还念不念?他说早就不念了,念了三天就好了,好了就不念了。我也没有什么了解,不敢指导别人。他说就念了三天,一天念二十多分钟,这又是怎么回事?

南师:这是真的呀,是他力的加持啊。仙、佛、鬼神等等,这个世界上有自力,有他力,在宇宙是一体二元化的。

 

李先生:说到这个,我再请教您一件事,我们省里召开了一个论坛,题目是佛法与科学,也请我去参加了。有一个北方大学的教授,学科学的,也在会上。我们在小组讨论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你的讲座我看了,关于佛学这一块,我问你一个问题,有鬼没有鬼?他说你是个政治委员,你怎么问这个迷信话呢?我听了非常遗憾,你是一个科学教授,你认为没有鬼的话,六道轮回哪里来的?是不是?你连这个问题都不能回答,你说我能开这个会吗?他跟我说没有鬼。他说了这个,我就退出会场,我说我不参加了。所以我也坦白的说,对这个佛学,我不感兴趣。我今天对这个佛法修炼、佛教,我有我的看法,就想修炼就好了,哪一种方法能修炼?

南师:我问你,有仙佛鬼神没有?

李先生:我认为应该有。

南师:那佛学也是有,不要不信,要求证。    

(整理:牟炼)

 

----摘自南怀瑾老师著作《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